Hi, 请登录

专访《牡丹》导演:河南君兰影视动画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肯

【人物背景】
王肯:河南君兰影视动画有限公司总经理兼3D动画电影《牡丹》导演

○对纽约时报广场预告片依然不满意
记者:您什么时候知道央视《新闻联播》关注了《牡丹》?
王肯:很偶然,6日下午有人告诉我,我才知道,知道后我赶紧上网搜出来,国际频道播了,新闻频道也播了,挺纳闷的,结果晚上《新闻联播》又播了,还有内蒙古卫视、凤凰卫视、中国日报等很多媒体都关注了这个事。
记者:《牡丹》预告片怎么会在纽约时报广场放映?
王肯:预告片是前段时间通过有关发行渠道传递到美国的。
记者:央视新闻中称“代表中国3D动画最高水平的电影作品”,这是一个很高的评价。
王肯:我不这样认为,就现在来看,里面还有不少不成熟的地方。就拿这次在美国放的预告片来说,片子的色彩、技术等还要完善。
记者:具体不满意在哪儿?
王肯:很多,昨天我们的团队就在一个一分钟的片段里挑出了100多个毛病。
记者:这么多?
王肯:算少了,因为一秒钟24帧画面,每一帧里面都不完美。国外的电影为什么做得好,就是一丝不苟,追求完美。
开始时我们团队中不少人很浮躁,一个月的时间做了一场戏,出来之后要全部改完,再重新做,做完又改,不行再做,这确实是很折磨人的。
○提前曝光 感觉有点“失控”
记者:这次大范围的曝光是咱们有意安排的吗?
王肯:不是,我也很意外。说实话,我看了《新闻联播》之后有些欣喜,但不激动,甚至有点失控的感觉,因为我们还没这个计划,还没到宣传的时候。
我现在担心,关注度越高,压力越大,担心做不好怎么办,现在心理负担非常重,特别是这两天,本来这个事没想过现在去爆料,结果消息不胫而走,很被动。
记者:为宣传造势也是电影的必经阶段,不是吗?
王肯:我们现在第一步先考虑做好产品,再考虑销售问题。之前也有不少北京、上海的专业营销公司和我们谈,希望找几个大牌明星造声势。
但我想的是,我的第一部电影就算红了,第二部怎么办?中国的电影系列很少,像国外变形金刚、蜘蛛侠这些系列电影根本没有。第一部品质好的话可以复制,如果变成一锤子买卖,第一部出来之后再也没有第二个,观众看完就骂,那等于骗观众。
记者:《牡丹》的上映日期确定了吗?
王肯:真正上映还没定日期,要看档期,我想先参加一下今年的几个国际电影节,因为中国电影很长时间没有在国际上得过奖了,像戛纳电影节、柏林电影节,今年奥斯卡中国电影又是全军覆没。
记者:《牡丹》的投资有多少?
王肯:电影投资要8000万元左右,如果加上市场营销的话,要破一亿元了。开始我们的预算是6500万就打住,结果做着做着就打不住了。
记者:您对票房做过预期吗?

王肯:票房现在不好说。我们在等档期,档期对电影来说非常重要。
[img]http://img.chncomic.com/file/upload/201301/09/16-00-53-68-2670.jpg[/img]

○希望把牡丹做成中国的“芭比”
记者:是什么促使您用牡丹作为您第一部电影的元素?
王肯:(笑)很草率,当时想着在洛阳就做牡丹吧,围绕牡丹立项目,立完之后就想怎么样用牡丹找商机,发现问题,现在的想法是立完项目就把它做好。
记者:具体的呢?
王肯:国外有花仙子、芭比之类的,我当时发现超市里没有看到一件中国自己的“芭比”。而且从上世纪60年代到现在,女性的动画形象只有《葫芦娃》里的蛇精,《西游记》的白骨精,所以,就萌生了这种念头。
记者:那为什么说做这个行业“草率”呢?
王肯:刚开始考虑的是长篇动画,但发现长篇动画太多了,就做电影,但是没想到这么难,结果一上去就骑虎难下,没办法,就做吧。
记者:“骑虎难下”怎么讲?
王肯:这是我涉足这个圈子的第一部片子,等涉足之后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不敢做这个了。太难了,这个行业是我从事最累的一个行业,特别折磨人。我现在每天后半夜最精神,生物钟都是反着的。
《牡丹》前前后后有四五百人参与,有的人坚持到一半就坚持不下去,走了。这个项目拼的就是智力、体力、耐力,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工业可以量化生产艺术不行
记者:您认为洛阳有做动漫产业的土壤吗?
王肯:现在网络发达,全国都差不多,可能和发达城市相比,在这里做的关注度会少一点。不过这样也挺好,我们可以专心地做动漫,没有这么多杂事。
文化是一个“慢”生活,不像其他的行业是个“快”生活,要沉淀,这点来讲,洛阳好一些。
记者:《牡丹》制作的前期,您主要考虑的是国内市场还是国际市场?
王肯:一开始考虑的是国内市场,没敢考虑国际市场,慢慢地一边做,视野和境界一点一点地提高,才考虑国际市场,现在《牡丹》也有外国人在参与,不过电影的制作和技术层面全是中国人做的。
记者:既然瞄准国际市场,那《牡丹》的卖点在哪儿?
王肯:很多卖点,最具卖点的就是在全球范围内第一次把牡丹具象化,这也是能够让很多国外公司感兴趣的点。
记者:您接触这么多国外电影工作室,有没有什么启发?
王肯:看电影就是艺术享受,要不和看电视有什么区别。我们看中国的电影,再去看法国、美国的,差距很大。
皮克斯动画工作室一年能拍好几部电影,为什么这么快?只要有一个好的创意,他们能发到泰国、印度、中国,都可以去做,这一套模式,复制过去就行了。
记者:这算是一个电影工业体系带来的便利吗?
王肯:美国电影的故事很多也是如出一辙,模式化,故事怎样讲?哪个地方是高潮点?怎样剪吸引人?每隔5分钟要出现什么?这都是一个模式,但是能吸引观众。所以美国叫电影工业,中国叫电影艺术。
记者:这两种叫法差别在哪儿?
王肯:工业可以量化生产,艺术不行。很多艺术品,有价无市,国外完全市场化。
○做国内最好的动漫电影 必须实现
记者:您最喜欢谁的影片?
王肯:我喜欢宫崎骏作品讲故事的方式,但是视觉效果肯定是欧美的要好一点。
记者:《牡丹》会有第二部,甚至第三部吗?
王肯:会有第二部、第三部,第一部是一个尝试,我希望到第三部出来的时候,能够从里面看出我们和欧美比拼的决心。
记者:您希望《牡丹》达到什么效果?
王肯:做国内最好的动漫电影,这个目标必须实现。从国际上来讲,尽可能向国际一流水平靠近,让外国人认识到中国人可以做动画电影,也希望通过这个电影把国外的订单更多地拉到中国。其实,日本的动漫作品,70%到80%都是中国人做的。
记者:这也算是对河南、对洛阳的一个宣传。
王肯:中原经济区建设中,河南是“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传承不用讲,河南有几个古都都知道,问题是现在的创新怎么样,河南需要新的形象。就动漫行业而言,很多人也认为河南出不了好的动漫作品。
记者:这三年,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王肯:中国人可以做事,只要有一个好的模式和流程,三年里,我们创立了属于我们自己的模式,怎样把控品质、怎样提升效率,这套模式很重要。无论人员怎样更迭,这个模式已经成型了,这对动漫产业来说很重要。
记者:想过庆功会的事儿吗?
王肯:影片上线那天再考虑庆祝,到时候包场让员工看,然后我会告诉员工,电影放映那一刻,谁没有哭,说明你没有努力(笑)。
这个过程太折磨人了,经历多少日日夜夜,很多晚上我都是最后离开公司,一个人开着车在大街上,回头看看经历、过程,足以让自己流泪,我想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

相关推荐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

关于梦域动漫网

    梦域动漫网为您提供一站式ACG服务新体验。动漫资讯、展会信息、宅文化、周边情报,最新的动漫资讯、活动情报一网打尽,致力于打造国内最新、最快的动漫交流平台。

    版权申明:本站资讯情报由注册用户发布,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应该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梦域动漫网
关注我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