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请登录

大师班—动漫精品创作之路

主题:大师班动漫精品创作之路

时间:2014年4月29日(下午)

主持人:王雷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第十届中国国际动漫节高峰论坛大师班。很荣幸仍能够主持今天的大师班,我是中国国际动漫节节展办公室的艾晓静。现在我向大家介绍出席住主论坛的领导和嘉宾

他们是:

杭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荣胜先生
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寥祥忠先生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学院副院长王雷先生
以及来自海外的五位嘉宾:
美国迪士尼全球幼儿频道总经理及原创节目执行副总裁南茜坎特
美国尼克儿童频道动漫系列片高级副总裁里奇麦哲伦
美国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制作发行总监辛西娅斯拉文斯
前法国昂西动画节主席,法国RIKOCHET公司总裁缇吉安娜洛思琪
荷兰动画电影节主席戈本舍默尔
参加今天会议的还有世界各国代表,兄弟城市代表团,浙江省杭州市相关院校负责人,国内外动漫业界知名人士和相关领导,在此,我谨代表中国国际动漫节组委会向各位的到来表示最热烈的欢迎。
接下来,我们首先有请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荣胜先生致词。

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新闻界的朋友们,大家下午好!
自从第十届中国国际动漫节昨天开幕以来,可谓是精彩纷呈,好戏连台。今天我们又迎来了高峰论坛大师班的开班,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中国国际动漫节组委会向各位远道而来的嘉宾表示诚挚的感谢,向动漫界的朋友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因为有你们,我们打开了世界的明亮之窗,因为有你们的参与我们的朋友越来越多,世界变得越来越广阔。大师班是中国国际动漫节高峰论坛一个很重要的品牌论坛,过去几年,我们的大师班请来了美国梦工厂动画电影《功夫熊猫》的导演马克奥斯本,《海绵宝宝》的编剧肯特奥斯本,阿凡达的造型师玖度希尔本等等这些动漫大师的到来,在国内动漫业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给国内动漫人带来了新的创作理念,也为海内外动漫合作创造了无限的机遇。中国的动漫创作一直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道路,十分注重教化功能,从上寓教于乐。但在最近十年的发展中,还尚未真正的诞生能够引起全球关注的宏片巨作,相比之下美国的创作思维活跃、题材广阔,其中的佼佼者如美国的尼克频道,迪士尼,以及皮克斯公司创作的动漫作品,以及是家喻户晓,广为欢迎。近年来,更是宏篇巨作大片不断。中国的动漫创作要跟上世界动漫创作的步伐,就需要与世界接轨,为此本届大师版我们设计的主题为动漫精品创作之路,我们也有幸的请到了美国尼克频道,迪士尼以及皮克斯公司的大师,让他们来讲述一部动漫大片是如何诞生的。这些绝妙的创意又是从何而来的,相信大师们的经验,国际化的视野对于当前中国动漫的创作,产业的升级一定会有很强的借鉴和指导意义。中国动漫的创作任重道远,而中美动漫合作可谓是创造无限可能,希望在座各位,珍惜这一刻,享受这一刻,有所学、有所悟、有所得,实现梦想获得成功。
最后,预祝本次动漫节高峰论坛大师班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主持人:感谢郑主任的精彩讲话,为我们提出了明确的目标和希望,具有很强的指导性,值得我们认真学习深刻领会。也希望大家为动漫产业发展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接下来,我要把我这个话筒交给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的副院长王雷先生,请他来继续主持我们大师班下面的内容。王院长我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他曾经在美国东北大学艺术设计系主讲三维动画创作课程,并编写出版了动画师的表演,动画原理等多部专著,在国内外发表多篇学术论文,是我国动漫业界的知名专家学者,请大家欢迎。

王雷:谢谢郑主任,谢谢艾处长,非常容幸主持今天下午大师班的活动,这也是第四次我站在中国国际动漫节国际大师班的舞台上,我今天也是非常的激动和兴奋,因为在今天的大师班里面,我们会聆听来自于迪士尼少儿频道,来自于尼克动画频道,来自于皮克斯动画公司,以及来自昂西国际动画节和荷兰国际动画节国际上最顶级的大师们带来的讨论。因为主办方的要求,从现在开始,就用英语来继续下面的主持。

欢迎来到我们这次的大师班,这是我们第十届中国国际动漫节高峰论坛的一个标志性的活动,今天下午我们会听到很多的演讲,这些演讲都是来自于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些公司。

里奇麦哲伦:大家好。

王雷:里奇先生他是尼克动画频道的高级副总裁,我想我们今天早上很多人都参加了我们的论坛,我还记得里奇做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演讲,实际上我自己也是你们的动画片的一个粉丝,我也非常希望您喜欢我们的一些作品,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你要做忍者神龟呢,这是在过去几十年前非常流行的一个动画片。

里奇麦哲伦:我们为什么要做去购买这个忍者神龟的版本并且做他呢?很多人告诉我们不要去做这个事情,我们去购买的话我们未来的风险会比较大,因为很难去进行他的重新的再创造。我觉得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这是一个三十年前的一个非常有名的一个片子,而且有很多的它的超级粉丝,他们遍及在世界各地。所以我想在我去过的每一个地方,都会有很多的人,他们都会去关注这个影片,那确实也有很多人告诉我,他们喜欢这个片子,他们非常喜欢这个片子,作为做它的新版本的人,他们会警告我说,你不要把这个片子搞坏掉了。所以我想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其中第一件就是要保持忍者神龟的精髓,很多的年轻人他们的家庭,他们在看这个片子的时候都会把他和过去的片子相比,这是一部可以让人们感受到神奇的一个效果的,同时也不失轻松的一部影片。所以,在重新制作的过程中,这些精髓比较保持下来。那么这些呢是我们可以继承的一些东西。而我们又需要有新的灵感把他带到一个新的高度。所以,我们去做这样的事情,第一点我们就是要先做他的角色的设计。我们会做很多的一些新的尝试,并且用CG的这种技术来重新的制作他。因为在一开始使用的时候,可能最后的效果并不是非常的真实,但是我们要修改这些地方,并且最终让这个影片的效果真正的为我们的观众所欣赏,这个过程非常的痛苦。我记得在一开始的时候,最早的时候,我们在做碟带的时候,这些角色他们看起来非常的有肌肉感,根本就不像是十几岁的少年,而是像那种有六块腹肌健美的年轻人,所以我们要进行重新的修改。因为我们的这个角色是为了能够让十几岁的青少年所接受,所以这样的角色必须让他们的形象和高中生所喜欢的更为接近。可能比高中生年纪更小一些,但是我希望能够让年轻人感受到的不是肌肉感,而是这种高中生中的超级英雄。所以我想,这种英雄的精神,应该是原著中间一个值得继承的部分。

我还记得另外的我们的一个作品就是海绵宝宝,他完全代表的是另外一种观者,而这个忍者神龟在他们进入市场的最初的几年,我们发现我们的整个的制作和再创作非常的成功,那我们当然也做了很多不同的其他的一些实验,比如说这些忍者神龟角色皮肤还有他们的高度,他们应该做成多大的个头,这些我们也都做过很多的思考。迈克他还在跟我们进行角色研究的时候,我们也经过很多的讨论,甚至是争论,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把各种不同的美学观点集中到一起。所以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我们确实也花了很多的时间,以极大的的耐心去完成了一个一个单个角色的再创作。还有包括他们的家庭,他们的朋友,他们的父母等等。能够让这样的角色真正的为年轻人所喜爱所接受,尤其是为十几岁的这种青少年所接受。那接下来就是他的故事他的创意,我们首先要记住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的受众更多的是十几岁的青年人,我们为他们创作这个故事,一定要让我们的创意符合他们的要求,青年人很容易改变,他们和十几年前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有一些当时的故事今天就不一定合适,有一些危险的情节我们要去掉。同时,我们还会遇到其他一些麻烦,就是年轻人他们看到一些惊险的动作他们会觉得这个很有意思,我是不是要模仿,有的时候他们不会告诉他们的家长,他们看过这样的一些东西然后就去模仿了。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方面我们也是需要去改的。所以这个实际上我们经过了很多的变化,整个团队各个部门要真正的成为一个紧密合作的一个团队。而且我们的中间的一位女性的主创人员非常的重要,她让我们的角色也更多的为女性的观众所喜欢,女孩子们也喜欢看忍者神龟。而且在这里面有一些女性的角色,我们也需要女性主创人员来把她们进行调整,我们需要一种非常有前瞻性的观点,比如说我们中间有两个忍者神龟的角色,动画片中间有他们的妈妈出现,所以在这里也需要让她们的角色更加符合观众的需求,这是一些独特的设计。所以在这里,我们要真正的让这个再创作能够像是我们希望创造出的角色。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些女性的角色,在创作的过程中我们也经历了很多的挑战。

王雷:当然,我们在这些动画片里面都有非常多的动画人物,像忍者神龟还是其他忍者的元素还有它的特质,您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些故事设置是怎么做的,因为上午提到了选了上海作为选景。

里奇麦哲伦:我觉得上海和纽约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城市,他们也是非常大的城市,像这种国际化大都市都是存在着旧文化和新文化的融合,今天我们在杭州开这个会,其实我是过一阵子也要去上海。所以说,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世界上几个城市之一。现在上海也成为国际化的中心,我们可以找到那些非常古老的小巷子,与此同时放眼往去也是非常高耸的摩天大楼,这是非常重要的对比,也是非常好的一种对照。在我们人物场景的设计当中,我们觉得如果能够更好的进行复制还有移植,这是给我们带来非常多的好的灵感。当然同时对于纽约来讲,也是类似的一种理解,我们有非常多的一些元素,都已经加在了我们动画当中。在纽约城市这也是一个故事背景设施,但是关健的是人物本身,我们在新的动画片当中有一种人物不管做什么动作,还是在战场上做战斗,或者做实验,都是以不同的方式去适应这个世界。

王雷:我觉得我们中国的观众,对像海绵宝宝、忍者神龟这些故事都耳熟能详,想问您一下。他们在整个我们美国整个行业的动画界都扮演着什么角色,他们有什么象征意义?

里奇麦哲伦:如果我理解问题对的话,我们如何能够更好的使我们的动画做出更好的构建。我们作为工作室来讲,像我之前所说的,这种对话非常关健,因为希望与观众进行更好的互动,这也能够让我们变得更具创造力,有更好的工作平台。作为我们在座的学生,大家一定要确定要具有勇于追求自己的艺术理想,勇于追求自己的目标,因为就像之前我们所介绍的,你要坚持下去,否则的话你永远都不知道你会什么样?就像我们在识别当中,一个韩国的医生变成了动画师,这些都是艺术的魅力和力量,我们要更具创造力的视野,在我们做人物构建的时候并不是给人看的,要真正打动人心,像斯皮尔伯格之所以成为如此好的导演,就是真正抓住人心,他之前也是一名摄影师,他对海洋有着浓厚的兴趣,所以说在海绵宝宝上我们也是类似的观点,不管海绵宝宝我们的故事设计什么样的,我们都必须追溯大海的本原,我们必须要寻求到他们的意义,这是海绵宝宝设计初始的原因。我们必须要把这一切变成故事的事实,不管发生什么这都是我们要做的。对我们来做,构建一个喜剧幽默感非常重要,必须让大家享受我们的故事,能够让他使多人发笑。我们必须要找到更好的方式来推进我们的故事。不管我们去拍什么样的节目,做什么样的动画,我们都必须要认识到,这是一种动画的形式,而作为动画的格式本身,我们希望能够非常好的美工,让他进入市场。有了非常好的设计,有了非常好的美工,我们也必须必须要使他更加的有血有肉,参加幽默的部分。

王雷:非常感谢。如果时间没问题我们继续,好象还有一点时间。我觉得您可不可以与我们分享一下。

里奇麦哲伦:对于我们像一些具体一些主题,包括绿灯侠他们还会有其他的观点,但是在这个由于非常多的编剧。我们也是在各个国家有更多的分享,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进行沟通,吸取更多的更多的灵感和观点,我们会和大家拍照,收集更多的表情。我们这个项目扩展到了全世界各地,在伦敦,也已经来到了美国。所以说,我们是希望能够到大街上去给大家拍照,我们希望能够从任何有思想的人这里听取他们一些建议还有观点,不管他们说的是什么,我们都希望能够收集观念,能够找到未来去运用他的契机,这也能够让我们确保自己的思维越来越开阔。除此之外,我们还不断的去做更多的故事版等等不同的方法,能够不断的去产生新的观点。这个才是我们工作的一些核心。我们也必须建立一个通路,更好的找到一个方法,制定一个流程,找到某个观念是否适用或者不适用,或者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这些都是我们每天要考虑的。我们要考虑的并不仅仅是要享受工作,必须要更好的找到其中的趣味所在。你也必须要结成相关的合作,相关的一些伙伴的关系,这些都是我们想要去做的。不管是像我们动画短片的制作,我们明天就能够飞快的把量提升上去,马上做出100集,但是量并不是关健,我们首先要看质量,我们要他的骨架先串起来,然后更好的有完美的内容。

王雷:下面您能否再给我们介绍一下项目的具体情况,因为这个项目的发展还是非常快速?在中国会有类似的项目吗?

里奇麦哲伦:我们这个项目刚刚启动,我还并不能够掌握所有的细节,但是有一点我们很确信,我们肯定会回到中国,我们将和中国的工作室包括高校进行沟通,我们进行更多合作方面的谈判,我们也是正在寻求中国的一些合作伙伴,我们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合作机会。我们在座都是与我们有合作的可能。我也是非常希望,能够进一步的来到我们中国,去推展我们这些项目,因为我们游子身的一些文化,我们也是有需要不同方面的合作,从海绵宝宝到忍者神龟,我们生产出来的产品也是有不同的风格,我们希望寻找的合作伙伴能够了解我们工作室具体的文化,能够与我们达成共识,能够与我们有更好的契机进行合作,这些都是我们要做的,不管是我们的编剧还是我们其他的一些制作,还是我们其他的一些情况,我们都是希望有更好的来自不同文化背景人的意见。因为我们的观点并不仅仅是针对美国市场的,他们并不仅仅是集中在世界上的某一个区域,或者是我们的白人,但是我们希望我们的产品能够放眼全球,能够提供给不同的观众。这也是我们要寻求全球合作的重要原因。

王雷:我们之前是提了一些项目还有节目,这对美国的观众来讲,可能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平台,你们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里奇麦哲伦:因为他对我们的风格来讲还是比较的独树一帜的,我觉得回到那个时候,或者说是放眼今天,包括马奇纽(音译)他们都是非常棒的制作人,像波轮耐斯刻(音译)也是在另外的产品中进行制作,现在已经发布了。我认识这个人,他过来找我,与麦克一起我们就去设想了这样一个节目,我们也是做了起来,做了更多的思考,设想了一下能够成为我们大家庭的一员,能够更好的制作出来,他是艺术性非常强,创新力非常高,我们有不同的力量元素,包括我们也是制订了整个故事,他的情节变得越来越深化,也变得越来越深入,这些都是我们所擅长的,这也是来自两个非常有创新力的制作人。我们知道我们可以使他成为现实,我们也能够做出这个片子。尽管那个时候还有阿凡达,所以我们必须要找一些更好的方法。我们在外面是有非常多的粉丝。我们在美国也是有非常多的一些漫画,包括其他的发布会。我们经常会有这样的一个小型见面会好几千人,他们这些人就是会过来参加我们的首映包括发布会,包括忍者神龟2,我们准备了很大的地方,但是还是人员爆满。他们希望我们的形象更加深化。我们回到本源,我们希望能够构建不同的更加全新的艺术环境。

王雷:再问最后一个问题。我觉得作为动画来讲,这些动画的一些系列还是非常重要的形式,在中国市场也更是如此?所以我想问你对我们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建议?

里奇麦哲伦:首先是要抓住梦想永远不要停止永远不要放弃,这是最基本的建议。我们大家也是非常希望能够与我们国内进行更多的合作,这是我第二次来到杭州了,我也是非常喜欢这些氛围,上海、北京我都去过很多次,我们在全世界都有着不同的合作伙伴,包括在上海和北京。我们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合作伙伴,这里的核心就是合作。尽管合作伙伴还是需要一点时间,但是我们希望找到更好的方法找到更好的合作伙伴,中国变得越来越开放,合作也是我们关健的一环,并且走向更加好的未来。我们希望能够在不同的程度上都能够印证这三个关键词,对于我们很多情况下,我们都能够变得越来越具合作精神,我们来到这里也是非常好的学习机会,希望在未来我们有更多的合作伙伴,我名片都在那里,大家也是可以直接过来拿,说不定未来就有机会和在座的合作。

王雷:下面让我们有请缇吉安娜洛思琪,他是前法国昂西动画节主席,法国RIKOCHET公司总裁。

缇吉安娜洛思琪:首先,我想要感谢我们的主办方,邀请我来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我们做一个影片,我们是要做一个他的主打影片,还是要做一个短片?
首先,我想说的是,可能我并不是了解所有的事情,因为我不是在各个方向都是专家,所以我只能尽力和大家去分享我自己所知的一些观点。我自己过去17年以上的时间曾经担任过昂西动画节的负责人,我当时有机会去接触到非常非常多的高达几百部世界上非常优秀的电影作品。我也去和很多的艺术家和技术人员去谈过,是不是能够有一些很好的解决方案?可以帮助我们创造出一个在技术和艺术上并重的这种花絮影片。在过去的17年我见过很多的专家,我也帮助很多人来昂西参展,帮助他们能够在这个平台上认识更多的合作伙伴,并且找到更多的合作的机会。所以,我想根据我的见解,怎么样去做一个我们的花絮影片?怎么样能够把他做得更好呢?我想首先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我们要了解一个短片和一个我们的花絮影片他的区别,所以我想一个好的影片,他应该满足什么样的要求?首先我们在看一个预告片和一个短片他们之间的区别是什么?那么一个短片他可能会是我们的主创人员,他们把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情感表达出来的一个短片。他会告诉我们,在这样的一个电影的制作的过程中,他的主创人员经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以及他们有关他们的介绍,就是像刚才大家看到的皮克斯的片子一样。我想这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但是,如果想要主推你的作品,可能你需要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一个预告片。他需要能够传递出一系列的你这个作品的精髓,当然他还需要能够去从你的这个片子中间能够体现出他所在的一个背景。而且我们很多时候会看到,短片他可能比较适合成年人去看,但是不太适合儿童去看。而且,像作为一个我们的动画片,动画片他是专门为青少年甚至是幼儿所设计的,大多数时候是这样,我看过很多的短片,在昂西我们看到有很多的好的短片都做得非常的精彩,但是他里面有很多的信息,而且这些信息可能对于年轻人来说很重要,但是却并不一定是孩子们所希望看到的,或者会关注的信息。所以我们要把这样两个概念区别开来。短片和预告片,他们的角色是不同的,比如说像一些大型的公司迪士尼和皮克斯,当然他们不一样。我也曾经有机会去过这样两个非常有名的工作室,去参观过。每年他们都会做一些短片,不过在这样的工作框架之内,导演他们也非常清楚的知道,他们和做电影本身是不一样的。因此,我们必须要能够经常的去思考一个问题。

作为一个预告首先应该把一个故事的大致情况讲述出来,并且要能够去凸显这样的情节。但是在我们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在故事背后主创的环节,需要在短片中间去表述,所以作为一个短片,在传递背后的故事方面,他会起到更多的作用。而且我们还需要了解,有很重要的在预告片中,应该出现的元素,让大人和孩子都能够从中感受到他的趣味,这是他成功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而且在欧洲,我们很多时候并没有在这一点上做得很成功,那么作为一个预告片,他不成功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并不了解自己的观众喜欢什么,想要看到什么?而且很多在做预告片的人,他们可能做出来的东西会让观众感觉到很无聊,这是他们失败的最主要的原因。在欧洲,我们做一个预告片,大概是会需要花800万欧元,我不知道在其他地方大概要多少钱?可能更大的规模的片子他会花更多的钱来做预告片,也许1500万到2000万欧元,我也不确定这个猜测是对的。我想在美国可能花的钱要更多一些。作为一个预告片他会有很多的主创人员参与,而且我们知道有很多的国家,他们的制作团队也会参与到一些预告片制作中来。在过去的十年,在欧洲我们知道如果你不和其他国家的主创团队去合作的话,可能都没有办法做出一个好的预告片。有的时候从财务上来讲,也需要外聘很多其他国家的团队,真正在预算内完成这个影片。而且在法国,包括在欧洲很多的地方来说,可能现在会采用一个方法,就是预购一些影片的预告片,先付钱让他们来制作预告片。我们有一个很大的团队,这个团队可能有200人,有的时候达到500人,来做这样的一个片子的制造工作,这要看预算。整个过程也会比较的长,我知道有一些的导演,他们是和一些专门制作预告片的一些独立的工作室去进行合作。它她们的理念的创作过程之中,也需要考虑很多的因素。比如说我们要考虑到很多的主创团队之间的沟通,要以不同的语言来进行,所以要进行大量的翻译的工作。我还记得,在上世纪的90年代,在皮克斯他们做预告片的时候我曾经和他们的一些主创人员有过沟通,我记得当时对于预告片的制作来说,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他的资金不够。

作为一个好的电影,刚才我已经说过其中一些主要的因素,而且刚才其他几位讲者也提到了非常重要的观点,我想在这里有一点要补充,我个人的观点,作为一个预告片,他不仅仅应该在技术上胜出,而且还要考虑到其他的因素,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预告片,都成为了一炫技术产品,在技术上做得很好,但是在很多其他方面忽视了,我们会使用很多的工具,会使用计算机,会使用很多的计算机带来的技能,做出来的影片都很炫,但是作为一个导演,他要展示的不是一个软件的功能,如果他过于关注这一点,他的故事就会变得很空洞,没有情节的联系,甚至没有开始没有结束,只是一些精彩片段的组合,这样的预告片可能对于影片本身来说并没有起到推动的作用。没有真正的体现这个影片的精髓。因此,有的时候我们觉得,一个影片他看上去非常炫非常漂亮,但是是不是真正是一个好的一个预告片呢?并不一定是这样。我最后想讲的一点是,作为一个好的影片,他必须要能够让我们的观众看完之后,有不一样的感觉。能够感受到他的情感,能够有好奇的感觉,能够感受到他的幽默,并且能够唤起他们过去的记忆,这些是一个好的预告片应该做到的。也许你并没有真正的完成的了解这个故事,但是他确实激起了你的兴趣。

当然我这些可能之前辛西娅斯拉文斯也提到了,但是确实在她做报告之前就想到了这句话,这句话刚才辛西娅斯拉文斯也已经说过了,我们有很多的年轻的一些导演,还有主创人员他们他们参与的一些大型的论坛,在问一些前辈的问题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他们大多数人问的问题都是跟软件啊、3D、技术有关的东西,琼兰斯特说,一个好的影片,他应该做到一点,在最初的几分钟之内,你会忘掉他是一个动画片。好的,大家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第一点我深深的认为,一个好的短片,他中间所包含的因素不足以制作一个好的一个预告片。预告片还应该有更多的东西。
第二个好的短片他的很多的特点,如果你真的在预告片也容纳进去的话,可能会成为预告片的一个弱点,这点我认为非常的重要,如果你去比较一个好的电影,他有很多的原创性,他从一开始就关注了他的原创性的体验。但是你把他同时用到了一个预告片中,也许过于强调的一些东西,主创的过程中的一些东西,在预告片中他可能会并不是一个使得预告片成功的一个优点。同时我们也想说的就是,我们一个好的预告片,他首先必须有自己的原创和创造力,才能够真正的胜出,而不是靠技术胜出。如果你做一个普通的动画片,你靠技术来成功,这可能很容易。就好象我们之前看到过的一些电视的剧集和一个游戏,比如说兰斯特(音译)这样的游戏,你做这样的东西和做一个预告片相比,做法也应该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预告片,应该能够有自己的观点,应该能够做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才能够真正的去展现原先影片的精髓。谢谢。


王雷:谢谢缇吉安娜洛思琪,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受到启发的报告。因为接下来呢,我们要进行我们的嘉宾讨论的环节,我要有请戈本舍默尔先生,荷兰动画电影节主席。南茜坎特女士,是美国迪士尼全球幼儿频道总经理及原创节目执行。还有辛西娅斯拉文斯女士,她是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制作总监,以及缇吉安娜洛思琪,前法国昂西动画节主席以及RIKOCHET公司总裁,来到我们的主席台上进行讨论。

大家都做了非常精彩的报告,首先第一个我想问一下戈本舍默尔先生的问题是,你刚才没给我们做报告,但是我想您肯定也有很多想要和我们分享的东西。我刚才注意到,缇吉安娜洛思琪女士提到了短片和预告片之间的区别,那各位都是这方面的大师了,我想在过去我们的一些艺术节上,我们也有对于短片的征集。所以我想在这一方面,因为戈本舍默尔先生也是动画节主办的人员,您在这方面有没有过一些什么样的经验,或者您之前有没有一些实验性的做法和见解呢?

戈本舍默尔:我首先非常高兴来到这里,刚才几位演讲人都提到了非常重要的一些观点,他们谈到了一些很重要的观点,包括创意的自由,我觉得这对于影片来说也很重要。当然了,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从中间赚钱,这个我们也不能忘掉。所以一个片子,他必须要能够去良好的控制自己的制作过程,所以前期制作和后期制作什么的都非常重要。

我刚才听到很多的观点,刚才包括各位所讲的一些,包括我们的短片制作,我们的后期制作,这些都非常重要,而且我觉得包括像音乐电视也是非常重要的,激起人们热情的东西。而且,我觉得在很多时候,他们对影片宣传所带来的成功也是不可忽视的,在最近尤其是这样。那么在欧洲的很多的电影节,我们有看到过很多的电影在制作的过程中一些新的潮流。欧洲有一些影片,这些影片包括像来自于以色列和其他地方的一些作品,他们在制作的过程中,从我的经验上来看,或者根据我所知道,他们没有做任何的炫技的部分,并没有做任何的特别的东西,这可能是一个例外,但是他们仍然取得成功。

王雷:我想网络的崛起,新媒体的崛起。我接下来想要问的问题是,这些使我们的电影制作取得了成功,像一些大的公司,他们也开始去想一些做法。包括一些短片的制作,或者预告片的制作方到网络平台上。我想这个问题,就是有关于新媒体的,新媒体也许可以让我们的电影制片能够找到一些新的渠道去宣传他们的作品,缇吉安娜洛思琪女士,我还记得你刚才说的这个部分,我们大学之前也曾经邀请过一个著名的制作人来到我们这里,也讨论过了这个问题。当时,我记得他说,像这样的一些影片,他确实有自己的一些特点,并且还有他制作过程中的一些非常关健的因素,您能不能讲一讲?

缇吉安娜洛思琪:好,谢谢。我想说的是当然新媒体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解决方案,可以让我们所创造出来的作品得到更多的传播。当然我们现在有了一些,包括我们的电影节,像我们的动画节,也是非常好的一个平台。那么作为新媒体,他最重要的部分,是作为主创人员我们可以有一些的机会,可以去传播我们的作品。我还记得刚才我们所讲的很多的观点,其实通过新媒体他的传播速度会更快。我想,他应该被用来传递动画作品中间的艺术性很强的这个部分。我想这就好象是我你的影片的名片一样,当你见到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把名片递给他,告诉他你能做什么。那实际上我并不是完全关注于预告片制作这个工作,我只是从我的经验上得出一些结论,我们需要能够意识到,我们的预告片制作的时候,一方面我们要能够把影片宣传出去,另外一方面我们也需要能够让人们激起观看的热情,当然这也是我们真正能够让这个影片大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推动因素。作为一些大的公司,甚至是在他们完成这个影片的制作之前,他们已经开始考虑他们的预告片了。而且,这好象跟你写一本书不一样,在一本书你写完的时候,你把所有的部分都已经准备好了之后,你可能会给他们写一个简介,你会准备好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写这个简介,但是在制作预告片的时候,现在我们会看到,他并不是把所有的东西都制作出来以后,才完成预告片的制作,他甚至很早就开始构思了。

王雷:您刚才也提到了一个和南茜坎特刚才讲过的非常重要的同样的一个原则,就是在迪士尼的幼儿频道,你们也非常关注你们的目标的受众,就是学龄前的儿童。那么我想你们肯定也之前做过一些这方面的调研,在中国,我们之前也曾经有一个很大的讨论,就是电视节目他在制作过程中,他的内容的健康性尤其是儿童所观看的节目。那么迪士尼在这方面有没有自己对于内容控制的考量呢?

南茜坎特:我觉得说到这个问题,这其实是一个错误。首先我们觉得一个故事的完整性也是非常的关健,我们必须要有更好的创造力,这样的话才能去集中我们的资源去扩张,更好的去做我们的创作。对于迪士尼幼儿频道来讲,我们一开始也并不知道最好的方案是什么,但是每天我们都在关注在我们的角色创造,我们的故事如何引人入胜,这些人物如何更好的吸引我们。我们也是希望能够更好的去涉足儿童的教育,能够让我们的故事情节更有教育意义。比如说对3岁、4岁或者6岁、7岁的儿童,他们最重要的是从我们这些故事当中学到什么?他是否能够更好的根据故事的情节去修正自己的一些行为,如果说你把这些要素都与我们的动画做出一个整合的话,我们就发现要做出一个平衡,要做出一个故事,能够去吸引儿童愿意来看,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希望能够更好的构建一下这种信任,构建这种纽带,让越来越多家庭和儿童能够信任我们。

王雷:对于这些故事呢,他确实是非常的关健,故事的情节也是非常的重要。您之前也是介绍了一个节目,针对学龄前儿童的。对于这些节目来讲,我们可能正在去探索一些全新的元素还有设计,您觉得对于这些故事情节来讲,去讲述的方式是否会发生一些演变?

南茜坎特:我觉得讲故事,这个故事本身必须要非常好,作为故事来讲,你的观众他的年龄并不是你需要考虑的重点,一个好的故事对于不同的年龄段都将会存在吸引力。作为故事的载体,你必须要设置更好的角色,你必须要去设置非常好的性格,你对他们的人物的塑造都要有血有肉。对迪士尼来讲也是如此,我们希望能够从影片当中获得更多的元素,也是去抓住他的一些精髓。作为学前儿童来讲,这仅仅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他们对故事的讲述方法看中非常的核心,所以说我们也必须要抓住这个核心的心理特征,更好的去找到解读的方法。

王雷:好的,辛西娅斯拉文斯,我知道在迪士尼、皮克斯我们都是在共同的集团下的,但是从讲故事的叙述方式来讲,皮克斯还是可以找到一点不同的,您这边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你们这边有什么特殊的一些行为或者特殊的做法?
辛西娅斯拉文斯:我们关注的并不是这个影片是否是针对儿童来设计的,我们是希望针对每个人星球上每个小孩都适应的,像我们汽车总动员这个系列,非常受儿童的喜爱,我们继续会把这个系列做下去。但是我们希望找到一些的标准还有纬度,来去书写和设计我们的故事,并不仅仅是吸引儿童,对成人也是非常关键。但是我们做设计的时候也有一个定位就是学前儿童,但是在皮克斯我们做一开始做设计的时候,并不仅仅关注在我们的观众。比如说我们首要的重点就是把观众联系起来,然后有一个好的故事,进行一个塑造,这样可以帮助我们涉足更多的观众群体。

王雷:在皮克斯的动画片当中我们会发现一些平行的故事线,比如说在一条影片当中,一条故事线是针对孩子的,还有一条故事先是针对成人父母的,是否会存在这样的情况。我们是否把影片设置成了不同的部分,针对不同的群体?

辛西娅斯拉文斯:确实是这样,您说的完全没有错。我们下一步也是有另外一部影片争取在明年上映,他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叙述的方式,我们的设计也是有一些全新的视野。就像我们在去做设计的时候,动画究竟意味着什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是迪士尼他们非常重要的粉丝,包括我们的其他的一些卡通人物,但是看一下现在这些卡通形象,复杂性逐渐上升。那个时候作为一个孩子,看什么事情都好笑,但是我如果作为一个成人,再重新看一下这个片子的时候我就会发现更多不同的理解,可以说我们可以在一个故事的设计当中找到更多包括成人以及儿童内容之间的平衡。

王雷:对于我们典型的短片来讲,我们也是会在动画节上发现非常多的形式,您觉得这之间是为什么存在这样的情况?

缇吉安娜洛思琪:因为有些短片是不适合成人来看的。但是在我们这里,在昂西动画节,我们每年都会做非常精确的定位,我们对孩子是从4岁到15岁,我们会精选一系列的短片,还有一些影片是不针对儿童的,他可以去吸引成人。所以说我们将会有不同的定位群。我们在播放一部影片,我们需要去观察这些孩子所带来的反馈,去看一下他们的回应。如果说信息非常重要的话,他们也是可以接收到的,对于这些动画短片来讲,真正关健的,这就像是去做画一样,你在画画的时候,不可能是画出那么多天马行空的东西,你必须让他更加的生动更加的符合现实情况,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动画节上的做法如此的关健。因为我们在创作的同时,也必须有机会让他们去发掘。

辛西娅斯拉文斯:我想做一个补充,这些动画短片的美,就在于他们能够让我们进行实验性的探索和制作,即便是在皮克斯,我们现在依然在去做一些相关的尝试,我们希望能够更好的去做我们全新的设计,我们最新的一些产品他们也是去年上市,也是探讨世界宇宙,这个导演是一个技术人员,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让我们每个人都更大的扩展我们的视野。如果一个导演一个制作人有非常好的观点,那很明显我们将会去采取这个观点,并且做全新的尝试,这对我们来讲都是绝妙的一次体验。我觉得如果说我们还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去做一部动画,这会让我们带来更多的灵活性,在人才和选材上进行塑造。

王雷:对于非常年轻的艺术家来讲,在制作动画短片的时候,我们必须找到更好的制作方案,同时艺术方面也必须有更多的建议,作为您,您对我们在艺术设计上面是否有一些建议呢?

戈本舍默尔:我觉得其实要补充的没有那么多,但是我的建议就是做你真实的自己,做你真实的创造就足够了,但是你需要不同认得帮助,做出不同质量的质量,但是一定要原创,不要去抄袭别人的观念和理念,这是行不通的,我觉得这是一些非常重要的建议。
除此之外,我觉得包括像在中国,漫画这是中国人非常喜欢的,但是像迪士尼可能有类似的情况,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混淆自己的产品,必须要有一些独特性。

王雷:好,下一个问题,我知道您也是和中国的艺术家有一些合作,您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您在中国艺术家合作过程当中有什么样的感受吗?

戈本舍默尔:我觉得中国的董九从20世纪开始就已经有了非常出名的作品,包括我们的上海动画制作室,包括还有很多其他的动画短片,也是中国本土创造的。包括像大闹天宫都是久负盛名的短片,但是由于中国全新一代的成长,我们可能对动画方面有全新的需求。包括整体的经济情况,都是对我们这些行业有一定的影响。在很多年前我来到上海,那个时候的一些工作室与我们现在的情况已经形成了非常大的转变。所以说,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中国现在也是正在进行全新的价值上面的塑造,这也会对我们的行业带来影响。我觉得510年那段时间中国是保持了一定的沉默。那个时候非常多的动画人才来自老一代,现在我们正在把这一个火炬去传给我们的新一代,他们也承担起去制作更好的动画短片的重任,我们也找到了新的融资方法,学到了新的影片传播的方法,但是通过互联网的发达传播自己的影片和制作。这些都可以给我们的行业带来更好的灵活性。我觉得这些人可以在网上卖他们的美工和制作出来的产品,这也是他们融资的一些方法。

王雷:缇吉安娜洛思琪我想问一下你的问题,在最近的动画节上,我们中国短片也有入选,您对这些中国短片有什么印象?

缇吉安娜洛思琪:我觉得中国过去几年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整个行业都在日新月异的发展,我看过这些中国的短片,也是给我非常深的印象,我记得我第一次来中国还是15年前,应该是这个时候,那个时候简而言之,整个的环境就不怎么好,那个时候中国动画制作人他希望去抄袭,都在去拷贝别人的一些观念,这个是不成功的模式。但是作为中国来讲,我们是有非常传统的中国式的美术,在美国,在西方国家我们是完全没有的。不管是我们的绘画还是我们的美工,这些都是中国的传统。但是在20年前,我们并没有发现这一些优势,那个时候我们一再的希望去复制西方的一些人物,西方的故事情节。那并不是一个成功的尝试。我觉得从这些短片来讲,我们就可以看到我们真正需要关注的文化是什么?我们希望有更好的一些文化氛围的导向。首先经过几年之后,我觉得在各个高校,动画行业也是非常快的发展,在那之前就是不存在的。所以说我觉得,这可以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一些优势。这也能够让我们更好的去进行推广以及发展。我们之前也是做了非常多的动画方面的一些合作,包括在亚洲各国,在世界各地都有了相关的沟通还有探讨,这些都是我们一直在做的。包括在中国南京、清华大学这些都是我们接触过的,我们希望能够有来自欧洲的一些老师,看一下我们在高校所做的,看一下我们这些教师的课程安排,包括学生的思想,这些都是我们优先需要考虑的问题。我觉得最近,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动画短片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当中,被制作出来。这是一个趋势。最近我们也希望更好的去做到这一点。我相信这确实是一个好的促进我们这个行业发展的办法。

王雷:我相信刚才你们所说的观点和我所提的这一点都是非常类似的,我觉得这对于我们整个行业来说,包括艺术性的发展都是非常重要。南茜坎特你认为我们开始一个新的项目,我们最好的流程是怎样?

南茜坎特:我觉得第一点就是,我们要有一个好的原创的想法、灵感,通过这个灵感再发展出我们的一些作品,就好象我们的索非亚的这个作品一样。而且我们也在讲述故事的时候,要能够关注到这个故事的教义,而且在我们创作的过程之中,要能够关注到我们的这个目标受众,他们的应该接受的一些东西,还有包括影片的形式,还有包括一些每一集一些细小的观点。当然有很多的方式来讲述这个故事,因此,我们要选取一个合适的方式,把我们的灵感和想法能够通过故事体现出来。最终做出一个合适的作品。但是如果一开始没有这样一个原创的好的想法,那么很多其他的事情也都无法进行。所以在好的原创想法的基础之上,我们的导演我们的主创人员开始把他完善出来。

辛西娅斯拉文斯:而且我觉得,在我们制作的过程之中,一开始我们没有考虑到我们要使用什么样的机器。那么我们在我们创作每一个作品的时候,我们会首先去主创这个故事,然后去做他的剧本,然后我们要花很多的时间在一开始去把整个项目做得很周详,因为一个影片的制作过程他是非常的昂贵的,所以首先我们的导演他会有一定的想法提出来,并且大家会把这些想法拿出来一起讨论,然后我们会把所有的反馈集合起来,最终得到一个最为优化的一个计划,然后再开始它的实施。那么作为一个导演,有的时候他的想法是在某一个非常个别的一个领域,可能不是一个整体化的领域,所以会加入到整个过程的优化中来。

王雷:大家也都分享了如何去做动漫精品,做动漫作品,我想我们这个行业他的精彩之处之一就是我们可以用不同的方式,用不同的思维方式去完成我们的作品,就好象缇吉安娜洛思琪所说的这样。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能够有效的去传递我们的感情,并且将这种感情能够和我们的观众所分享,我想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观点。

戈本舍默尔:我还想再加一句话,我觉得有一点非常重要,过去我们在做电影的时候,比如说像美国的一些商业片,那么他们和艺术片之间的区别会很明显,非常的泾渭分明。但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现在的这个发展就是会使得两者他开始有共通的地方。也就是有很多的漂亮的影片,同样的也是卖座的影片,我觉得今天的这是一个令人觉得可喜的现象。而现在我们也有更多的各种不同的电影出现,可能有一些是关注小众人群的,也有他们制作和播放出来的机会。当然,也有一些电影他们就不需要再和美国的那种商业大片去进行竞争,他们可以去满足一些小众的小型的群体的需要,这样也许和大众的电影院里面观看影片的人会有所不同,当然大型商业片仍然会取得成功,但是我想也有很多的小型的电影今天能够占据市场,也能够为观众所喜爱。所以我想,这样的一个多样化的环境,也使得我们可以用不同的标准去衡量电影,而不是用唯一的固定的标准去衡量各种的不同的电影和影片,这可能对于小的影片和动画片来说不一定公平。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对于动画片是更好的。

王雷:作为中国的动画片仍然是在发展的过程中,当然发展得很快,我也非常的确信,在未来真正的中国电影能够像今天的皮克斯,像迪士尼,还有像昂西,还有荷兰的电影节上的那些成功影片一样,中国的动画片将会迎来他们光明的未来。非常感谢大家。

感谢各位观众耐心的聆听我们今天下午大师的课程,谢谢各位,谢谢大家。

相关推荐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

关于梦域动漫网

    梦域动漫网为您提供一站式ACG服务新体验。动漫资讯、展会信息、宅文化、周边情报,最新的动漫资讯、活动情报一网打尽,致力于打造国内最新、最快的动漫交流平台。

    版权申明:本站资讯情报由注册用户发布,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应该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梦域动漫网
关注我们
评论